凤瑞资讯

凤瑞资讯>社会>“我和祖国共成长”作品展播 |《赶火车》的人:从故乡走向远方

内容中心

时间 2019-11-16 11:38:51
  • 浏览(1392)
“我和祖国共成长”作品展播 |《赶火车》的人:从故乡走向远方

编辑前:

为隆重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在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的指导下,由四川省文联、四川作家协会、四川日报集团、四川广播电视台、四川新闻网络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联合组织的“我与祖国一起成长”优秀文艺作品征集展览活动获奖作品在封面新闻上展示。

今天的散文来自作者徐启勇的《赶火车》。

封面记者张杰

徐启勇于20世纪80年代出生在广安的一个偏远小镇。该镇因火车站而成为广安的“焦点”。徐启勇的家在火车站旁边。他的童年是听火车汽笛和在铁轨旁与同伴玩耍度过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赶上了往返家乡和远方的火车。火车对他来说是童年的记忆,坐火车的经历是成长的轨迹。现在,新建的广安南站使旧火车站“不再有地位”,火车取代了旧的绿色汽车。随着徐启勇的成长,火车也在“成长”。这种增长显示了国家科学技术的发展和进步。

全文欣赏:

赶上火车

□徐启勇

1986年,我出生在一个叫“前锋区”的小镇。这里没有多少土地、人口和产品,但因为火车站建在这里,它已经成为所有广安人不能忽视的存在。我的家在火车站附近。每天伴随着火车来往于“呜-呜”的汽笛声穿越了12个小时的小镇生活。这个小镇的许多新来的人都睡不着,因为笛子太响了,但是我们家很久以前就习惯于把笛子磨得很细,然后把它撒进梦里。

对孩子们来说,数火车自然是一项必要的游戏。我甚至一度成为院子里朋友们的偶像,因为我学会了通过“砰”的节奏闭上眼睛来猜测车厢数量的“魔术技巧”。长期以来,这个火车站一直是这个城市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人们工作、学习、旅行和探亲都必须离开这里。

一个接一个,赶火车的亲戚住在我家。他们的背包很大,似乎适合全世界。他们没有闲暇去旅行,只担心赶不上火车。无论是吃饭、打牌还是聊天,他们总是对出发时间表示关心。

一大早,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亲戚通常一大早就上车。然而,没有必要担心他们会睡过头。他们通常在出发前两三个小时收拾行李,精力充沛地叫醒孩子们。当一切准备就绪后,我会看到一个背对背扛着行李的战士,采取坚定的步骤带领他的家人进入黑夜,踏上旅程。

我很钦佩我的亲戚们,他们都很赶火车,但我也非常拒绝和害怕赶火车。我认为它太重了,不仅仅是因为行李。

然而,毕竟在2004年,我第一次不得不赶火车,因为我要上大学了。我的亲戚们把他们的手放在肩膀上,我背上的照片立刻出现在我面前。幸运的是,学校通知我被子、床单和其他日用品将会被均匀地分发。打包行李后,我发现只需要一个手提箱。

买票很顺利,因为有学生通道。进入车站也很容易,因为前面有足够的时间。紧张始于等车,显然离出发还有一个多小时,但有些人愿意在入口处这么早就排队,这让那些并不总是觉得自己在起跑线上输了的人。当收音机即将响起的时候,不安的空气立刻弥漫了大厅,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充实和延长原本又矮又胖的队伍。你会看到许多人卖不出票,嘴里叼着票,跟在队伍后面,眼睛里充满了对门票的渴望。

“丁咚”,售票门打开,人们涌进来,站在队伍中间。你不必一个人走,人群自然会把你推到你的目的地。通过检票口,男女老少都成了体育大师。它们很敏捷,即使负重也能像苍蝇一样行走。

这是一幅令人震惊的画面。在整个过程中,我第一次坐火车,我被恐慌淹没了。当别人排队时,我也排队;当别人跑时,我也跑;当别人焦虑时,我也焦虑——简而言之,一切都随大流。

当我终于“翻过山和海”走向汽车时,我发现走廊、汽车的交汇处甚至厕所都挤满了人,行李架上的空间太满了,容纳不下任何其他东西。幸运的是,我的座位仍然是空的,但是没有地方放我的手提箱。在邻居的提醒下,我把手提箱推到座位底下,然后坐在座位上,松了口气,突然明白了“赶火车”这个词的意思。

在车里,人们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似乎一旦他们上车,他们就可以卸下所有的精神和身体负担,开始享受旅程。在放松的状态下,每个人都开始交朋友,聊天,为不容易带到车上的食物和饮料摆桌子,邀请附近的人“尝一尝”和“别客气”...不久,一些朋友建立了。男人们开始喝酒打牌,女人们开始谈论日常琐事,孩子们应该哭着制造噪音,然后表演了一场火车合奏。

当火车开动时,我的心情终于从恐慌变成了汹涌澎湃,仿佛我看见我的大学在不远处向我招手。附近的人邀请我聊天和玩游戏,我很乐意参加。在笑声中,我一点一点耗尽了精力。汽车晚上没有关灯,我在黑暗中睡着了。他被“啤酒、饮料、矿泉水”和“花生瓜子八宝粥”的喊声吵醒了几次,被孩子们的哭声吵醒了几次,被打牌赢钱的欢呼声吵醒了几次。每次我醒来,我立刻又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窗外的天空已经晴朗,车载收音机显示我已经进入江西省。我再也睡不着了。

我进入的大学是江西师范大学。我将在这个地方呆四年。我好奇地盯着窗外,看着村庄、城镇、树木和田野在我眼前快速流逝,然后匆匆赶回来,将它们与我家乡的景色进行比较,然后从这些细节中积累对这个陌生地方的初步了解。

24小时的前半部分很容易,后半部分很难,但无论如何都会过去。这是一天的时间,也是我第一次坐火车。车轮停在南昌站的轨道上。刺耳的刹车声似乎吹响了旅程的终点线。车门打开,人们鱼贯而出,四散奔逃。整列火车就像点燃的烟花,开始绽放。

在接下来的六年里(大学四年加上工作两年),火车成了我家乡和南昌之间唯一的交通工具。

其中,头四年很顺利,因为作为一名学生,可以提前订票,即使寒假与春运重叠,也不太可能意识到坐火车的困难。

这种变化发生在2008年,那是我大学毕业并参加这项工作的第一年。失去学生庇护后,我突然发现火车票变得很难买到。每次我到售票处,我得到的唯一信息就是票已经卖完了,过去卖过好几次了,这让我感到困惑和无助。同事们提醒我去得太晚了,并建议我前一天晚上排队。我去了,带着一匹小马去了火车站,等了一整夜。售票窗口早上打开了,头三个人买了票。我是第四个。我满怀希望,搓着双手。结果,我刚到这里就卖完了。如此微弱的失败真让人想哭。这是在寒冷天气过夜的结果。这让我明白了一个真理——社会是残酷的。即使你尽了最大努力,你可能还是不能回家。

幸运的是,我很快了解到另一个事实:我可以找到黄牛来买票。这是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团体。除了宇宙飞船,还可以买到票。所以,我从票贩子那里买了一张回家的票,票贩子还在睡觉。这是我第一次睡觉。

但是买票只越过了第一个障碍,第二个障碍是进站。理论上,这不应该是个问题,但是运气真好。2008年,江西经历了罕见的冰冻天气,火车晚点,大量乘客滞留在车站。

我提前两个小时到达南昌站,却发现队伍已经排满了整个车站广场。数万人头上顶着冰和雨站着的照片既壮观又荒凉。我是这张照片的像素。

等了四个多小时后,一些工人拿着扩音器出来报告进入车站的火车数量。每个人都在祈祷能听到他们乘坐的公共汽车。当一串串字符从扬声器中出来时,人群会爆发出欢呼声,仿佛不是火车的号码,而是彩票的号码。幸运的是,我的回程列车赢得了奖品,我终于可以回家了。我一上车,就觉得自己重生了。

2010年,我回到广安市工作。离小镇不远,但由于种种障碍,我很少回去。结果,我“赶上”火车的感觉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2013年,前锋镇成为前锋区的新区。经济的快速发展导致了当地就业率的提高。很少有亲戚能“赶上”火车,在我家进行长途旅行。

2014年,新建的广安南站通车。火车取代了旧的绿色汽车。超速行驶的汽车像箭一样。不管我睁着眼睛数了多少辆车,还是闭着眼睛听,我都分不清有哪些车...

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换了工作,开始了新的生活经历。许多人说生活是一次旅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选择坐火车去完成它,因为火车是平稳、舒适和安全的...但是这些原因并不是最重要的。童年积累的情感是主要原因——在火车站旁边长大的经历,每当我看到铁轨和火车,听到“砰”或“呜-呜”的声音,我都能很容易地回忆起过去。而这种记忆,因为它本身和这个国家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被时间的彩色笔涂上了越来越多的彩色。它看起来像雨后彩虹,让人向往和着迷。

[如果你有新闻线索,请向我们报告。一旦被收养,你将获得一笔费用。新闻微信关注:ihxdsb,新闻QQ: 3386405712]

江苏福彩快三 黑龙江十一选五 快乐十分购买 河北快三 上海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