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瑞资讯

凤瑞资讯>军事>南疆侦察参谋手记19:战前向者阴山守敌倾泻火力,敌1小时未反

内容中心

时间 2019-10-23 07:28:24
  • 浏览(206)
南疆侦察参谋手记19:战前向者阴山守敌倾泻火力,敌1小时未反

《评论》前情提要专栏

1984年3月4日晚,坏消息传来,92团第二营副营长唐本新同志不幸被雷击身亡。战略家、领导人和战友们都非常难过和遗憾,要求把西畴选定的“战场烈士墓”送去参加葬礼。重庆副营长唐本新去世时29岁。六个月前,他把他所在团的机枪部队带到战场上进行侦察行动。他总是带头准备和执行侦察任务,受到官兵们的尊敬。同一天,为了核实敌人前线地雷障碍物的性质和位置,他无视劝阻,撤退了。当他们单独到达进行勘探时,他触到了矿井,去世了。那天晚上,何副司令员和他的老师、政委余归钟早早带我、郭伟涛和张建军去郊区墓地附近的木材加工厂,看工人们匆忙做棺材,等待尸体从前线运回来。在等待烈士遗体被清洗、穿好衣服并放入棺材时,陆军副司令兼政委俞敏洪亲自为烈士盖上党旗,庄严告别遗体并盖上棺材。两位领导人被直接送到墓地埋葬棺材。《葬礼》虽然痛苦冷清,但庄严肃穆,规格高!唐副营长是柘阴山战前的受害者,也是“柘阴山战役”中最高级别的烈士。

第二,一名士兵被流弹杀死。3月中旬,集合在machetes村的第92团的一个营的记者被命令进入该村向一个连送信。他被人群中的狗追赶。惊慌中,他用冲锋枪向狗开枪。一枪把狗吓跑了,但一枪穿过住宅的竹栅栏,击中了房间里的一名士兵。获救后,他白白死去。

第三,3月下旬,第93团一名副队长在野外实弹射击训练后,未能及时检查枪、归还枪和关闭保险。他坐在椅子上,用冲锋枪无意中触动了扳机,击中了自己的头部。

上述三起牺牲和死亡事件,以及后两起完全是不应该发生的非战斗减员事件。相反,在此期间,战区非常多雾,战区的道路非常滑。司机经常在车里看不清道路。普通的司机带着火把和明显的物体在车前引导,所以车可以开得很慢,但是事故很少。也有车辆因道路湿滑掉进沟里和撞到悬崖的事件,但没有人受伤。在此期间,我们与领导人一起或单独乘坐吉普车前往各种陆军集结区和野战训练场。下雨的晚上,我们经常遇到浓雾堵塞道路和湿滑的道路,这导致了许多冒险。他们也都险些遇难,“人们没有受伤,汽车也没有被喷漆。”为此,我们开玩笑说,“事故是准确的,没有伤害到人。”瞿政委还幽默地说,“这种说法比较准确,应该是对当前人车事故实际情况的总结。”

随着“现场战争”的准备工作越来越扎实,预期的战争秩序被推迟了。

3月20日,马司令陈冰来到西畴。官兵们推测所有的指挥官都来了,战争似乎很快就要开始了。22日,陆军司令和陆军副司令在参观铁厂第31师炮兵团时也强调了即将到来的战争的主题。指挥官说:炮兵的基本思想是稳步出击,取得更好的效果。一枪会吓到敌人,一枪会吓到敌人好几年,一枪会释放大炮的威力。进一步指示:步兵占领10号和16号高地后,炮兵“观察哨”必须到达该高地,以确保精确的深度。炮兵观察哨必须随着步兵的发展而转移,不一定是按照教材和常规方法。重要的是解决准确播放的问题。好火炮的标准是步兵在火炮准备后能迅速起床。考虑到冲击、支持和防御这三个机会,我们必须打击得好,不能伤害我们自己的人民。副指挥官补充说:炮兵应该打得巧妙,敌人应该从防御工事中撤出来战斗。高地10占地约2公顷,计划发射1380发子弹,超过122门大炮。第16高地也计划投掷416发炸弹。火炮准备的能量不要小,还要准备关于破坏性射击和火炮延伸的文章。由此我们可以看出,领导人的指示和讲话都围绕着“马上开战”的意图。

3月30日,军区下令边防部队和准备从锦屏到云南阜宁的中越边境撤军点的部队,首先要针对“敌占区骑行目标”执行代号为“14号工程”的作战任务。现实情况是,已经在边境上的各种火炮被用来执行不同程度的“炮击所有过境点”的行动任务。据说广西也对敌人发起了炮击行动。当然,这是对敌人占领边境和骑马的目标的军事回应。这也是我军“领导越南,支持柬埔寨”国际斗争战略的重要一步。毫无疑问,这为我军炮兵在进行拔点作战前“打袁”和摧毁敌人据点的大量阵地和防御工事创造了更有利的条件,从而便利了进攻行动。

4月1日,廖锡龙先生前往军区前线参加战斗会议。下午,他把它带回军区,并于4月2日开始执行“对敌人进行有限炮击行动”的命令。军事指挥指令(Military Command Instructions):炮击时间应该有一个长期的准备,参与的部队数量可以增加。备用炮弹可以在“基地”的基础上申报。我们应该增加炮兵储备阵地,完善预防措施。军事首长们结合参加第一次炮兵攻击的任务,决定了当晚攻击的强度和目标。他们显然参与了第一次以榴弹炮和步兵团的“曲射弹”为主要目标的火炮攻击,以及每种火炮攻击的具体战术和位置。马司令强调,在完成炮击行动任务的同时,军队还应该为下一次袭击安排各种资金,并拿出结果。各种火炮占据了射击阵地,并为黎明前的炮击行动做好了准备。军队首长连夜带领我们作战指导小组的“军事成员”到杨湾前线指挥所参加敌人的炮击。

4月2日,天气晴朗,晨雾早早散去,能见度非常好。杨湾山上的“肉眼”也能清楚地区分敌人在高地的据点,如尹哲山1250、1142、1052.4。借助高功率望远镜,也可以观察到敌人阵地上人员的活动。酋长们再次检查了炮击的准备情况,并登上了山后面的观察哨。10时30分,师炮兵群的一些榴弹炮和第92和93团的迫击炮在统一的命令下开始炮击。第一组炮弹立即飞到了敌人的阵地。从双筒望远镜中可以看到,撞击点完全覆盖了计划中的目标。黑烟很快从敌人阵地的几间小屋升起,然后燃烧起来。我们炮击后10多分钟内,敌人第一次用76.2迫击炮零星还击。据估计,敌人并没有特别还击,而是试图阻止我们的步兵在攻击他们的阵地时“预先计划好的开火”。在我第一次40分钟的炮兵攻击中,敌人一共发射了36发子弹,但是撞击点分散在离我们步兵团迫击炮阵地很远的地方。我拦住了敌人,断定敌人没有找到我们的炮兵阵地。

下午16: 00,我们的炮兵又一次向敌人阵地快速开火,随后进行了两个小时的连续“测试”炮击。敌人早上还向前线零星炮击。我一整天消耗了467发各种炮弹。

根据一天前后的观察和相关信息,判断炮击是有效的,敌人前线的一些防御工事、设施和房屋被摧毁。根据技术拦截小组的报告,在我第一次炮击后,敌人的通讯混乱不堪,敌人在阴山守势的无线电台长达40多分钟无法与其上级“安明县军区”通讯。它的总部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用“明语”呼叫银山的敌人。已经决定敌人地区的有线通信可能会被我的炮击破坏,导致到达无线电台的时间延迟。炮击几分钟后,我看到一些人冲到敌人地面阵地的掩体和地道里。我决定反对敌人。我突然在白天大规模炮轰敌人,没有预料到。我炮击后,敌人向前线零星发射炮弹,包括我方迫击炮士兵在敌人前线观察到的重机枪火力。所有这些都应该是敌人在防御行动中为抵抗我的进攻而采取的基本战术措施,也应该是为了探测我是否攻击了步兵并向前线推进而采取的基本措施。这表明它的防御计划是完整的,当时它只是反应缓慢,甚至在射击上有点盲目。炮击期间,我没有看到敌人用大口径火炮还击。我似乎在注意观察和判断我们的火炮类型和射击位置吗?或者秘密尝试不暴露更多的炮火,等等。

午夜和黎明,我们的炮兵两次对阴山的敌人进行了30分钟的“战术炮击”。敌人前线之前的反应相对强烈,但仍然主要局限于早上发生的火炮和重机枪射击。还有一些轻武器,包括60件被迫的“短暂停止射击”,敌人仍然被判断为盲目行动以阻止我的攻击。我们的炮兵自然会及时击中敌人的射击目标!

4月3日13时30分,我军炮兵再次向敌人1142高地发射“效率炮”。十分钟后,敌人仍然用迫击炮还击。当敌人在53高地的76.2迫击炮向我们开火时,它被我们的炮火覆盖了。在那之后,敌人的炮兵没有再作出反应,判断敌人已经被我们重创。那天,我用了314发各种炮弹,准确有效。敌军炮兵除了对其前方“探索”阵地进行零星炮击外,没有进行远程反炮击。它对我的炮击没有强烈反应,也没有对我们的军队和平民构成任何威胁。可疑的敌人是否没有暴露其炮兵目标或无法反击?

4月4日15时,敌人在车胤山阵列的主要目标按计划再次遭到长时间炮击。马司令、曲政委、何副司令、廖司令在我军军务部人员的陪同下,提前来到杨湾后山观察炮击效果。由于我们连续几天看到敌人的炮击不强,我们在战场上失去了必要的安全警戒,没有进入任何能够抵御敌人炮击的观察哨,也没有爬山后躲藏起来。四周的领导们在观察前方数百米外的景聪和草原之间,面对阴山或者站着,或者坐着说话。15点,我的第一组炮弹精确地击中了计划中的目标。看到炮弹爆炸点升起浓烟,我称赞了炮兵的准确性和良好效果。就在炮击持续了大约10分钟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强风在空中呼啸,震耳欲聋的巨大爆炸声在附近不断响起。然后我看到烟尘从站立位置前端下方几十米处的斜坡上升,从右前200米处的贫瘠农田上升。然后一阵灰尘散落在我的身上和附近。这种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我们震惊和失明了一会儿!

发生什么事了?炮兵参谋邢岳阳大叫“敌人正在开火,快隐蔽,防止火势蔓延”!叫喊声立即把我们带回了现实。但看到他站的地方无法隐藏,他很快与郭伟涛、邢育、杨占祥和张建军的领导人分离。我说这个地方不能呆太久,所以我很快把领导们转移到后坡山脊,那里有一个猫耳洞来保护大炮,一个接一个地互相呼应,并争先恐后地护送领导们去掩护。这座300米长的崎岖山峰长满了荆棘和齐膝深的杂草。两名参谋邢育走上前去,走上最短的路。我们把领导人推出去了。陆军司令和政委都已经50多岁了,走得很慢。我真的很担心敌人再次炮击。匆忙中,他们只是拖着并推动领导人撤离。

在路上,指挥官问道,敌人打了什么炮弹?当我回头看银山的时候,我回答说:“贝壳好像是从1052.4号来的吗?然而,它不像榴弹炮那样能听到空气的轰鸣声并观察爆炸的状态。外壳的确切类型仍不清楚。毫无疑问,邢参谋认为敌人听起来像苏联式的“冰雹火箭”,可以发射10多公里,但远程目标的自然散布会增加。陆军司令说敌人今天击中了目标。两发子弹都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爆炸了。如果前坡下的那个没有被坡脊挡住,炮弹落在地上的扩散会伤害我们的人民。并说:你不关心我们,要通知龚崇雪(龚指挥敌人当天炮击)不要担心弹药消耗,要把敌人的目标硬暴露给我!我答应着,示意邢参谋尽快派领导们进入战壕羊肠线。当时迫切需要安全和隐蔽。

匆忙疏散了几分钟后,我觉得自己花了很长时间。我进入战壕,把领导者藏在羊肠线里。这些猫的耳洞是几天前新挖和扩大的。它们仍然干净干燥。尽管他们只能躲在腰部,躲避小口径的炮弹,但他们觉得自己已经进入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心也垂了下来。和邢育一起,杨参谋在附近拉了些干茅草让领导们垫在洞里,邢育参谋赶到山指挥所传达指挥官的意图。

独自陪着陆军司令躲在猫的耳洞里是不自然的。我觉得今天太麻痹,太低估敌人,太冒险了。自责,身为领导身边的工作人员和主管,你为什么不认为这已经是边境战区了!现在的“大规模炮击敌人”怎么可能没有危险呢?虽然山上有地面警卫,但根本没有考虑如何防止敌人炮击和相关的紧急措施。领导人遭受惊人的结果,仅仅是因为低估敌人的意识不清。面对陆军司令,我感到非常尴尬,责怪自己说:“今天真粗心。这些领导人完全暴露在野外,并呆了很长时间。敌人一定很久以前就注意到了。如果领导人今天受伤,后果和影响会太大。”指挥官笑着说:“好吧,这一课已经够深刻了!”只注意教育部队不要低估敌人,但轮到你的时候忘记它。这就是所谓的“光明之下的黑暗”!指挥官容易犯错是一个常见的错误。

蹲在猫的耳洞里将近20分钟后,预期的枪声又回来了,但是没有听到声音。指挥官反复问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过了这么久我们的枪还不能熄灭?指挥官见我无言以对,起身说道:“龚崇学的反应太慢了。”快走。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然后他走出猫耳洞,向附近猫耳洞的政委打招呼,说:"为什么我们的枪还不能开火?"蹲在这里也不舒服,下去看看。两位领导人将走出战壕,远眺陆军副司令和廖司令分别与郭伟涛和张建军在两个爆炸地点寻找什么。陆军司令说,这些人“没有找到棺材,也没有流泪”,他们没有吸取教训。他转向我说,“告诉他们都回来!”当我们在600米外的时候,我和杨占祥在互相问候之前大声喊叫并挥手。他们同意每次寻找后返回。

在下山返回指挥所的路上,邢参谋返回山上,向指挥官和政委报告说,通信线路被敌人的火箭完全炸毁,所以我们的枪无法开火。然后我说:刚才,敌人向我们发射了四枚“冰雹二号”火箭,它们相距近1000米,形状几乎是长方形的。幸运的是,没有人受伤。除了在山上看到的两个爆炸点之外,一个在杨湾镇右侧600米后的一条沟里爆炸,另一个在检查站的庭院坝边爆炸,碰巧炸掉了从指挥所通往炮位的“集束电缆”,导致有线指挥完全中断,无线无法失去联系,从而无法继续指挥炮击。目前,电缆正在紧急维修中,只有在恢复后才能进行炮击。说“有线通信”线路是如何被切断的有点太聪明了。

当他回到检查站时,他看到一个爆炸坑,离隐蔽工事的入口和出口大约1米远。直径约为5厘米的电缆被完全吹掉,正在连接。陆军司令和政委蹲下来拿起电报,说他们绝对死了。为什么他们会掉在这里炸掉电话线?刘东升副参谋长向他打招呼说:刚才的突然爆炸损坏了房子的几扇窗户,墙上留下了许多弹片痕迹。幸运的是,当时医院里没有人,否则后果会很严重。在那之后,几片弹片散开,说这是一些刚刚拾起的弹片,而其他人也拾起一些,说他们想留下来作为纪念。然后我介绍一块20厘米长的弹片,看起来像火箭的尾部。看上面的俄罗斯字母。这是最好的纪念品。拍张照片并向新闻报道。这是越南军队在我们边境地区犯罪的确凿证据!这些话让人发笑。

后来,陆军副司令和廖司令也捡起一些弹片,一个接一个地返回。当他们进入房间时,刘东升和郭伟涛分散收集了20多枚弹片。陆军司令说:现在我们可以在这里举行一次体面的“现场会议”。政委说:东升,别丢了这些弹片,你会把它们收集起来保存好,然后让人拍照,也许将来会有用。我说可惜艾宗生今天好像去了第九十三团。否则,让他用摄像机来拍摄。这将是未来编辑战场图像的好材料。何副军长说这很容易,让郭伟涛尽快安排小艾把这些数据加在记录上。邢参谋拿出《外国军事武器地图集》,从中我们目睹并了解了苏联制造的“冰雹火箭”的尊重和战斗表现。

大约17点钟,龚副司令员前来报告有线通讯已经恢复,并询问是否还会有敌人炮击。指挥官说,“算了吧。让我们总结一下。”今天的课非常深刻。敌人不仅轻度瘫痪,而且通讯也太脆弱了。当无线静默无法相互连接时,仅使用一条集群通信线路进行指挥和发射似乎是不可行的。我们需要再建几个,把它们深埋在地下。经过总结和安排,晚上的计划将继续执行,这样敌人就不能掌握我们炮击的规律,也就不能吃好、睡好、日夜不休息。

5日凌晨,墨黑与何副司令员出发前往马林,安排第32师侦察队向苗帝山方向组织“战术佯攻”,并与正在马林边境炮击敌人的边防团炮兵协调,增强“战术佯攻”效果,以迷惑和分散敌人对阴山和崂山方向的注意力。

在马林,陆军副司令指示当时的侦察队长赵蔡晓(师作战师副科长),你们的侦察队应该在炮击行动和对尹哲山的进攻中,使用积极的“佯攻战”来牵制和迷惑敌人的注意力,并在安全条件下增加对敌人的侦察行动。现在有必要利用边防团炮击行动的机会。你的侦察兵可以更大声地行动,制造一些“噪音”,让穿越边境的部队感受到你在这里的真正威胁,并积极支持他们向阴山方向战斗。之后,赵蔡晓和第95团侦察参谋王维平带领我们到猴坡视察岳军庙帝山的位置。在观察哨,副指挥官和我从不同角度询问了敌人在炮击行动中的位置和深度。赵、王回答后,班长杨学德详细地逐点介绍了敌人的情况,得到了副司令员的赞赏。赵蔡晓借此机会说,杨学德,一个彝族士兵,非常聪明勇敢,非常聪明能干。王参谋还说,这样的士兵不能履行他们的职责真是太糟糕了。我在边境工作地点说过几次,对杨学德的印象也不错,但我无能为力。如果我有机会送他去军校,我会毕业成为一名排长,为军队留下一些骨干力量。陆军副司令说,"如果你立即去师里工作,你将有条件推荐合适的人员。"话虽如此,我还是第三十二师参谋长,第一件事就是在“作战指导小组”之外公开。当我去边防团炮兵阵地协调侦察队的佯攻组织时,我遇到了指挥那里炮兵行动的冯·郭婷团长。副指挥官还介绍我是32师的参谋长。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军事家和领导人要么单独去军队集结区检查他们的准备工作和战前训练,要么由杨婉指挥炮兵行动。另一方面,我和杨湾的邢岳阳参谋一起参加了对阴山敌人的炮击行动。第31师炮兵群(包括军事炮兵群)及其下属炮兵,在廖司令和龚副司令的指挥下,采用各种战术手段,如不同类型的火炮,短时、快时、慢时,日夜轰击敌人阵地。敌人基本上没有激烈的反炮击反应。即使他还击,他也没有对我们构成威胁。他没有召回类似的“冰雹火箭”和大口径炮弹。

后来,据了解,就在我们离开马林几天后,赵蔡晓命令由王维平率领的95团侦察排在迪彭地区前面伏击。他杀死了四名中尉以下的敌方特工,缴获了四支苏制冲锋枪,并安全地收回了双筒望远镜、指向北方的针头等。此后,根据陆军副司令主动实施“佯攻”的要求,侦察队在“十七大”前期大胆加强了在马林、马本、田鹏等地区的活动。甚至“模拟营团规模”的战术行动也向敌人表明随时准备进攻苗帝山。它达到了迷惑和分散敌人注意力的效果,得到了陆军指导小组通知的第32师的表扬。

湖北快三